ALGO阿拉贡-ALGO币今日价格_阿拉贡最新消息_ALGO币行情走势图_阿拉贡交易平台

央行盛松成:ICO清退合理,BTC买卖应规范,区块链技术需鼓励

2021-07-25 06:27栏目:动态

9月4日下午,区块链界的IPO——ICO(初次代币发行)被忽然叫停。这一次ICO的“清退”到底意欲何为?将来要怎么样推进区块链技术本身的进步?对于BTC等数字货币的规范和监管将怎么样推进?

针对上述热门话题,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他表示:“ICO的飞速进步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是非常正常的。用传统法律看,ICO具备众筹、募筹资本的嫌疑,放纵进步不予以监管是有非常大风险的。很多的没前途的项目甚至本身就是欺骗,不只让资金投入者承担巨大风险,也让真的区块链创业的团队颇多抱怨,事实上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的不好的后果。很多散户甚至‘大妈’的入场正是一个风向标——ICO到了需要监管层介入的时候了。这一次整顿主如果为了风险警示和保护资金投入人利益。”

虽然不少ICO项目的代币可以说是“空气币”,但盛松成觉得,中国仍应该鼓励区块链技术,“其实BTC可以说是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最著名的载体或应用,该技术已经被世界机构、政府、企业、专家、从业人士广泛确觉得一种尤为重要的改革性技术。”世界经济平台甚至预测,到2027年,全球GDP大约有10%将会存储在区块链上。

除此之外,在央行叫停ICO后,各界对于BTC交易网站的后续进步也密切关注。盛松成告诉记者:“作为最主要、著名的区块链技术载体和应用,BTC是全球化的区块链资产,可以在境外或地下买卖,因此完全取缔有困难程度,但的确应该进一步规范数字货币的买卖。”同时,他也强调,任何数字货币本质上都不是货币(法币),技术的进步确实会促进人类社会进步、规范改革,但技术不可以替代国家的经济政策。盛松成是在2014年初全球范围内第一个明确表示“数字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的官员和学者。

ICO是通过募集数字货币来支持项目进步的一种新的筹资方法,但在盛松成看来,“ICO涉及到一对多筹资,类似众筹或募股,对筹资项目及资金投入者适用性应该有肯定的监管。”

虽然ICO与IPO具备一些形式上的相似性,但究其实质,ICO发行的不是股票而是数字虚拟货币,通常称之为代币,区块链初创公司以众筹的方法,交换BTC、ETH等数字虚拟货币,以达到筹资创业目的。虽然代币并不是公司股权或公司债权,但其价值在于,一来代币可以驱动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二来代币总发行量有算法约束,假如企业的应用程序遭到广泛欢迎,用户多,代币的需要也会随之增加。代币的旺盛需要会推高代币的价格,其持有者因而获得价格上涨的收益。

代币代表着一种用权,但多数ICO项目中代币价格只和买卖挂钩,短期内价值与业务的进步关联并不大,“由于代币可以在交易平台平台买卖,让代币拥有了股票的特质。如此的代币买卖把类似证券的一级、二级市场和用权的购买,把证券和货币之间架起了相互转换的桥梁,虽然这是一种革新,但其可买卖性和类证券属性意味着需要监管的进一步介入。”盛松成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在他看来,监管这次出手,“使用实质大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不争论法务,看本质进行定性,先清退,让大伙归零,然后再按新的游戏规则来,如此的作法可以飞速改变现有些ICO乱象,是相当有意义的。

据他知道,区块链的严肃的资金投入人和创业人士对区块链技术是非常看好的,并觉得此次大力监管对区块链行业是好事,通过治理ICO,驱逐数字劣币,可以让区块链进步得愈加稳健。期望这次监管可以真的打击传销币和“空气币”,并对真的严肃创业的区块链革新项目有所甄别和不同对待,保护严肃的资金投入者和创业人士的利益。

眼下存在另一个讨论,即在ICO被叫停后,BTC买卖会否成为下一个被监管的目的?今年BTC最高中一年级度涨至32500元人民币,且波动剧烈,波幅一度在20%~30%。

盛松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完全取缔BTC的买卖是非常难的。第一,BTC是第一个主要的、著名的区块链技术载体和应用,被广泛同意,已成气候;第二,BTC有全球化特点,可以海外、地下买卖;再者,近几年来BTC涨势这样之迅猛,“是由于BTC是区块链技术的载体,除去投机成分,大伙买的是其背后的技术,但BTC本身只不过技术的载体,它不可能取代法币。”

盛松成强调,数字货币的买卖应该进一步规范。“因为BTC等数字货币可以达成P2P匿名转账,对于中国资本项目管理和洗钱监管是一大挑战。监管层应该依据有关的法律规定,针对借助数字货币从事违法行为的人进行愈加严厉的监管。”今年以来,部分BTC交易网站已经取消了杠杆买卖,对每笔买卖征收0.2%左右的手续费,并对资金投入者加大了身份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初,当时BTC正在被追捧和炒作中,盛松成便连续发表两篇文章——《数字货币本质上不是货币——以BTC为例》和《货币非国家化理念与BTC的乌托邦》。

“我当时明确提出,BTC等数字货币不是真的意义上的货币。同时,数字货币拥有通缩性,将抑制经济进步。BTC将在2140年达到2100万数目上限,数目有限使得数字货币非常难成为与现代经济进步需要相适应的交换媒介,若成为本位币,势必致使通货紧缩,抑制经济进步。除此之外,BTC缺少国家信用支撑,难以作为本位币履行产品交换媒介职能;缺少中央调节机制,与现代信用货币体系不相适应。”他称。

将来,即便是推出所谓的数字虚拟货币,抑或是“无现金社会”,“这部分也都要由央行主导,”盛松成剖析称,“这一标准放之四海而皆准,由于涉及到货币传导、利率调控、货币流通等,不然会扰乱货币政策,危及整个经济。即便是支持无现金社会的个别国家,也是由央行推进,且存在人口少、素质高、GDP高的国家特质。”

眼下的共识在于,尽管ICO被叫停、数字货币买卖有待规范,但区块链技术本身仍然值得鼓励。

“正是通过这种分布式账本技术达成经济社会运行的不断去中心化,以达到节省本钱、提升效率的目的。”盛松成告诉记者。

特别是,目前区块链已在多个范围开始应用,各国参与到区块链技术和创业的角逐中。仅ETH平台上的应用就达到数百种,项目内容涉及到经济生活的每个方面。“因为中国互联网应用普及,人口海量,尤其是对移动金融有非常不错的同意度,中国区块链革新甚至可能像网络应用一样,走在世界前列。区块链电子商务、区块链服务端BaaS、区块链救助竞价推广账户等应用在中国纷纷诞生,不少应用项目的创意属全球首创。据统计,2008年至2021年,国内区块链技术范围专利申请数目全球第一,共递交550份专利申请,超越排行榜第二位的美国。”盛松成称,中国不只存在很多的创业团队,阿里、腾讯、百度、平安、万向等大型集团也积极参与,各种区块链网盟不断涌现。

盛松成觉得,应用场景多元化,是区块链技术飞速进步的最大动力,强大的市场需要和技术障碍之间的矛盾,促进海量科技企业加快攻关。新一代区块链系统正在加密技术、高频买卖、能耗等方面不断地进步。不过,区块链在中国进步迅猛,出现鱼龙混杂在所难免,监管的准时介入是对区块链行业的呵护,可以让区块链行业愈加稳健的进步。

区块链技术源自2009年1月出现的BTC,但事实上,区块链技术从2021年才遭到看重,到2021年很多机构对区块链进行定义验证,2021年区块链应用开始发力,出现了ICO的盛况。但,因为区块链应用的复杂性,很多的欺骗性的项目混在其中。从项目白皮书看,有90%的项目难以落地,可能最后消失,代币沦为“空气币”,中间甚至也不乏传销币,这很大地扰乱了区块链行业的进步。这也是央行等部门近期重磅出击是什么原因。伴随对ICO乱象的清理,区块链社区将愈加关注问题解决和技术策略,区块链产业将进步得愈加稳健。